相关文章

“江门元素”对接全球创新链条_第JC01版:江门观察_ 2015-11-24 _...

“跟去年相比,江门企业今年参加高交会的效果明显更好。”广东未来之星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来之星”)总经理蔡杨毅今年第二次赴深圳参加高交会,他认为江门企业获得了更好的展位,参展企业的人气也明显高涨。

上周,为期六天的第十七届高交会在深圳举行。在深圳、江门两地正密切谋求如何深化“小微双创”合作的大背景下,“江门元素”也以更加积极的态势参与本届高交会,更加主动地对接全球创新链条。继前两个月两地分别在政府、社会层面展开积极互动后,江门企业此次也组团到深圳参加第十七届中国国际高新成果交易会。

高交会期间,美国硅谷、深圳和江门还在深圳会展中心共同举办了创业创新论坛,三地代表就创业创新创投进行了资源分享与对接交流。

一个是全国首个国家创新型城市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一个是广东唯一的全国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示范城市以及“珠三角自创区”的一部分——深圳和江门这两个在创业创新合作方面有着无限想象空间的城市,在对接上渐入佳境。

现场

科技型小微企业引来多家风投

相比去年,今年江门参加高交会的11家企业的展位位置更加居中,高交会开幕以来的人气也明显高涨。以位于江门展馆的一间科技公司为例,高交会开幕短短数天就成功地以“飞艇+模特”的组合吸引了不少观众围观。

“自从16号高交会开幕以来,我就忙坏了。”蔡杨毅所创立的未来之星是一家主攻信息安全数据预警系统定制的科技小微企业,其公司的产品可以实现计算机的数据恢复、数据检测、数据备份、数据粉碎等功能。他兴奋地告诉记者,高交会开幕以来,他特意走遍了所有的展馆,都没有发现与自家公司产品类似的项目。

“数据安全保护是一个冷门行业,目前国内在这方面基本是空白,市场长期被国外研究机构占据,这注定是一条孤独而艰难的创业道路,但也意味着无限的市场空间。”蔡杨毅引用他亲身经历的例子说,此前国内一家美术学院的存储硬盘出现了问题,里面的资料全部丢失了,包括几十年来储存的师生优秀作品,“于是他们辗转多家公司后找到我们,但也已经无力回天,因为硬盘已经被彻底破坏了”。

据了解,目前全球数据预警修复系统99%的市场份额由俄罗斯一家公司占据,而国内从事相关行业的企业不超过5家。“国外大公司做一项容错备份工程,成本高达上千万元;而我们只需要花100多万元就可以了。”蔡杨毅说,未来之星的最大优势是专利,“2014年我们筹划在天交所上市时,已经拥有31项发明专利和1项实用新型专利”。

在天交所成功上市后,未来之星的净资产从83万元上升到1950万元,不少风投公司都慕名而来。参加高交会的这几天,蔡杨毅也收获不少,广州、香港、北京、江苏等地的多个风投公司也先后登门拜访,与蔡杨毅探讨双方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此外,未来之星还在高交会上初步敲定了该公司在全国的第一间直营店。“从产品到市场,我们必须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目前我们构想的是通过‘互联网+全国直营店’的模式,打造一个贯通全国的渠道。”蔡杨毅说,高交会是全国乃至世界级的高新企业盛会,汇聚了各种创新资源,“未来随着深江合作的进一步深化,我们江门企业相信也能更好地链接深圳乃至全国各地的创新要素”。

焦点

三地创客投客畅谈创业创新

除了企业积极融入高交会外,本届高交会还有不少江门元素,18日举行的“硅谷·深圳·江门”三地创业创新论坛便吸引了不少来自上述三地的创客、投客围观。

在论坛上,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副主任邱宣推荐了深圳的创业创新环境,并对本次论坛以及今后三地之间的交流碰撞提出了期待,“三地有着相同的特点,同时,也有互补的空间,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能让三地交流碰撞出创新的火花”。

深圳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侨联主席、市侨办负责人马勇智则表示,美国硅谷是全球创新高地,深圳与美国硅谷及江门在创业创新方面有着巨大的合作互补空间,希望通过举办此次论坛、搭建平台,能够促进硅谷、深圳、江门三地创新要素资源的互利合作,加快三地科技人才、项目与金融资本的对接,对三地科技创新和经济建设都大有好处。他还表示,深圳市侨联将为三地的创业者在深圳发展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也为大家在深圳的发展做好服务工作。

江门市副市长钟军、市科技局局长伍炜波一行也出席了此次论坛。在论坛上,伍炜波向出席人员详细介绍了江门的投资环境和创业创新政策,并力邀“各界朋友到江门走一走、看一看,亲身体会、参与到江门创业创新的大潮中来”。

在经验分享环节,来自三地的7位创客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验。随后,出席论坛的数十位创投客就三地资源对接进行了分组讨论。出席论坛的江门市建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叶其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之所以成功的一大原因就是鼓励创新、包容失败,江门在这方面可以学习到很多。“今天很高兴看到江门来了很多“90后”的创业者,而且他们所提出项目的技术含量和点子都不错,我相信在这一次论坛的促进下,双方会达成不少对接成果。”

“活动结束了,群里的人数还在增加。”在论坛结束以后,一位创客在本次论坛临时发起的微信群里感慨。另一名风投公司的负责人则反映“大家有没有感觉到三地的很多资源都暂时还没有办法对接起来?”他建议,通过这次论坛,后续应建立起更多有效的常态沟通方式和对接渠道。

据了解,本次论坛是今年“硅谷·深圳·江门”三地双创论坛的第一站,12月9日,三地双创论坛第二站将以“项目路演”为主题移师硅谷,最后一站则以“进驻海创空间”为主题来到江门举办。活动的主办方介绍,今后将会争取每年都在上述三地举办双创论坛,为创客和企业打造一个不闭幕的创业创新资源合作平台。

纵深

硅谷+深圳+江门

三地跨洋合作,江门能做什么?

A.三地互补性强,不少企业率先布局

硅谷是全球创新产业和高新人才的聚集地;深圳是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体系优、能力强、氛围好,也有着丰富的创新资源;而江门则是全国小微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城市,目前正大力实施“雏鹰计划”,力争打造成为“创业天堂”。

尽管在经济体量上,上述三地并不处于一个重量级,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硅谷、深圳、江门分别在源头创新、制造业产业链、小微企业活力等三个方面各有所长,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只要能提供一个足够自由、便捷的要素流通环境,三地完全可以“扬长避短”,通过整合资源达到共赢局面。

“春江水暖鸭先知”,不少企业早早闻到了变化的气息,率先在三地的跨洋合作进行布局。以格兰达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为例,董事长林宜龙介绍,20年前,他开始在深圳创业,此后格兰达逐步发展成为深圳电子装备行业龙头企业、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如今,在深圳坪山,我们公司投资建设的装备产业园,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在林宜龙看来,公司的快速发展得益于深圳良好的创业创新环境。但他很快也意识到,在经济全球化、宏观经济下行、制造业成本不断攀升的大背景下,企业要实现逆势增长,仅仅专注于深圳的“一亩三分地”显然是不够的。

“三年前,我们在美国硅谷成立了格兰达美国公司,聘请了当地资深职业经理人和行业专家担任主要管理职位,立足美国硅谷,开拓国际市场,近距离服务美国客户。”林宜龙表示,意识到仅仅扎根深圳的发展局限后,格兰达在美国也设立了公司,并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商业机会,目前已经成为总部在硅谷的某跨国公司的主要设备供应商。

对外,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对内,格兰达也意识到,深圳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的制造成本日益提高,必须深入珠三角腹地,才有希望谋求更大的发展舞台。基于上述考虑,三年前,格兰达果断在江门建立了生产基地——格兰达江门数控装备产业园。“江门基地的投入使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深圳公司的成本压力,提升了整个公司的整体竞争力。”

林宜龙认为,硅谷、深圳、江门三地的互补性强,硅谷和深圳都是江门的学习榜样和合作伙伴,而江门则可为硅谷和深圳的企业提供更大的舞台。“我认为,无论是创业者、创新团队还是创投机构,都应该在硅谷、深圳与江门‘三足鼎立’,这是最佳解决方案。”

B.扶持政策加码,创新创业空间巨大

高交会期间,借助这一个高端平台,越来越多的国际高端资源,尤其是创新创业项目在深圳扎根落地。高交会也借此力图打通与国际创新要素的对话通道,为广东转型升级打造与世界对接的新平台。

在这样的一个大舞台上,江门小微企业该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对于政府还是企业,江门都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到高交会这种高端的国际平台,这样才能在交流活动形成思想碰撞中,加深认识、谋求合作,及早融入全球创新发展的链条。同时,也能让尚未迈出国门的中小微企业接触到最先进的发展理念和模式,为打造小微创业创新之都营造更好的氛围。

叶其昌此前在英国剑桥大学留学,博士毕业后,他回到香港一家著名投行工作。在今年10月举行的2015年江门市引资引智创业创新推介会上,他被力邀回来江门发展。在叶其昌看来,江门小微企业众多,创新活力强,但小微初创阶段往往会在融资方面遇到难题,再加上其此前在投行的工作经历,所以就带着留学时的好友一起回来初创了一家风投公司。“我们公司将在资产管理、股权投资、上市等领域为江门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专业咨询与运作。”

叶其昌举例说,江门今年刚刚获得全国小微双创示范城市,将获得国家下拨的扶持“小微双创”工作的专项发展资金,“但这笔钱怎么花也是一个难题,专项资金投给哪些企业?投到哪些项目?对于政府而言,花出去的钱要保证看到效果。而这恰恰是我们公司的专业优势,我们可以通过国际投行的专业经验、手法,为政府把关挑选真正有发展潜力的项目。目前,我们正在与江门市有关部门洽谈,双方有望达成合作协议。”

另一方面,在很多人的眼中,创业、创新往往都是与初创企业、创客联系在一起,与传统制造业领域的规模企业并无太直接的关系。但在林宜龙看来,创业、创新、创投并不是初创企业或创客的“专利”。他认为,规模企业也必须持续创新和不断再创业,必要时也要当创投的角色,这样才能顺应今天创业创新的时代。

“格兰达此前也曾在技术创新方面遇到瓶颈,公司进驻硅谷以后,自身的技术创新和技术团队力量方面与硅谷的国际级客户需求有明显差距。”林宜龙举例说,曾经有硅谷的客户要推行智能化生产,需要全面实施以机器换人等自动化智能化项目,但其中几个项目明显超出了格兰达公司的技术能力范畴。

“面临这种情况,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我们带着市场需求+资金投入+项目,去硅谷寻找技术团队,共同成立一个智能装备制造的股份公司,再找上创投,三方共同持股。”林宜龙说,这种模式首先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满足格兰达公司自身的市场项目需求,同时也大大缩短初创公司和创投的风险;其次是容易进一步拓展格兰达公司以外的市场需求,把股份公司做大做强,走资本市场上市的道路,从而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专题统筹:詹雨鑫 专题撰文:董有逸 通讯员 陈琪琪